佈道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佈道小說 > 天眼鬼醫 > 第1章 蠻橫的母女!

第1章 蠻橫的母女!

的後門,被好心人撿著的,而後被送了孤兒院。也許王明天生聰明,或者早,知道學習的重要,在孤兒院同齡人都踏了社會謀生之後,王明還是一位在校的大學生。此時正值暑假,積極投到這座城市的基礎建設中,為這座城市添磚添瓦,當然這隻是說話,接地氣來講就是搬磚。王明正嘀咕之時,迎麵走來一位,十五六歲、背著書包,一對惹人憐的酒窩掛在臉上,且臉上散發著青春,可氣息的散學。這猛的一見走過來的王明,腳步立馬停了下來,雙手不...八月艷,此時雖是夕西下,但對於這於北迴歸線位置的a市來說,依舊炎熱不堪,現在能出來的,隻怕隻有兩樣生,一是為了生計而不得不奔波的人,比如此時剛從工地搬磚回來的王明,還有就是樹上整個夏天都不停的知了。

“該死的周皮,這麼熱的天還讓我們吃了午飯就開始工作,要是我的在差一點,估計今天就得和王大爺一樣,中暑進醫院了,也是托了王大爺的福,今天周皮才能讓我們這麼早的回家”王明邊走便嘀咕道。

這王明其實也是一個苦命之人,自從他記事起,便是關於那一棟不大不小,住著幾十個孩子的孤兒院。

孤兒院的孩子大部分還知道自己的父母什麼,因為各種原因被送了進來,可王明連自己的父母什麼都不知道,據說是在一家三無打胎黑醫院的後門,被好心人撿著的,而後被送了孤兒院。

也許王明天生聰明,或者早,知道學習的重要,在孤兒院同齡人都踏了社會謀生之後,王明還是一位在校的大學生。

此時正值暑假,積極投到這座城市的基礎建設中,為這座城市添磚添瓦,當然這隻是說話,接地氣來講就是搬磚。

王明正嘀咕之時,迎麵走來一位,十五六歲、背著書包,一對惹人憐的酒窩掛在臉上,且臉上散發著青春,可氣息的散學。

這猛的一見走過來的王明,腳步立馬停了下來,雙手不知覺的的書包帶,顯得有些張與害怕。

說來也是,此時的王明蓬頭垢麵,一件t桖還不如垃圾箱裡撿來的,是又臟又縐,隔得老遠還能聞見從王明上散發出來的汗臭味。

再加本市前兩天嘮得沸沸揚揚的一名qj犯還未抓著,這有些害怕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
王明見此卻是毫不在意,眼神一轉,便向著對麵馬路走去,讓開了路,至此那名在如釋重負的快步行去。

當然這隻是王明下班回家途中的一件小曲,王明也沒有當回事,就這般踏著依舊炎熱的夕,王明步了a市西邊有名的貧民窟。

王明在此租的是一間不到十平方米的紅磚小房子,裡麵雖小,但傢夥式的卻一應俱全,當然這些可不是好心的房東給的。

而是王明在外顛沛習慣了,自然準備了這些東西。

回到屋子的王明本想去洗個澡,涼快涼快,但奈何肚子此時卻是不爭氣的了起來。

王明暗嘆一聲,轉便去了屋裡找尋可食用的品來,隨後便是屋裡傳來了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響。

“該死的,連最後一塊糖都被我昨晚吃了”王明此時拿著手裡的一塊空糖紙如此這般說道,話語中數不盡的落寞。

“唉,還是去洗個澡吧,我可不想就這般去吃飯,把那死要錢房東的客戶嚇走,不然有得我”

王明這樣說自然是有他的理由,這房東不止有幾十棟這樣讓王明羨慕的房子,還有一家快餐店。

快速的洗了一個澡,王明在地上拿起一件還算乾凈的服,便準備出門而去。

可就在這時,一顆黑從這件服的口袋中落了出來,在這靜寂的小房間裡發出一聲。

“鐺!”

王明尋聲去,隻見一顆不大不小的核桃正在地上滾落著,此時這纔想起這顆核桃的來歷。

原來昨日同為工友的王大爺,也就是今日中暑的那位工友,從老家回來帶來了一袋核桃,分發給眾工友,除了王明之外,眾位工友基本都上去拿了幾顆,尤其是那周皮最狠,連袋一起撈走。

這王明不拿,自然是因為他從小知曉東西好拿,人難還的世故。

王明沒拿,可還是有一顆核桃,這還是因為在昨日收工之時,意外的在地上撿到的,這撿和拿在王明心中可是兩個概念,此時自然是不會放過,撿起就走。

昨日回家之後似乎又把這核桃忘腦後去了,這才留到了今日。

此時王明本就得前後背了,自然是不會放過,放在裡一咬,想把那外殼咬破。

“哢嗤”

一聲破裂之聲,順著便傳進了王明的耳朵之中,隨即王明便出了一副高興的笑容。

可突然王明的笑容便戛然而止,眉頭微蹙,疑遍佈臉上。

原來這核桃剛一咬破,一好似的東西順著牙齒便流進了王明的嚨之中,進了肚。

王明二話不說,立馬拿下裡咬破的核桃,順著裂痕一掰,映眼前的把王明弄得一愣。

此時王明手裡的核桃,除了皮以外,再無一,就算是一個壞的核桃,也不應該是空無一啊。

王明似乎也不是一個鉆牛角尖的人,想不通便不想了,心裡嘀咕了一句。

“真是浪費我時間!”

說罷隨手扔下手裡的核桃皮,快速穿好服,出門而去。

可王明沒有發現的是,那核桃皮一落地,便化作了無數的塵埃,隨風一,消失在了此世間,似乎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它來過這世界一般。

王明在孤兒院別的沒學到,這吃飯的速度可是學了個通,至於為何學這個,恐怕眾人也是想得到。

不出三分鐘,便吃完了一大盤的炒飯,而後拍著肚子,悠閑的回了去。

這一出一進,時間雖短,但王明又是大汗淋漓,二話不說,了服又進了角落浴室與廁所的集合。

嘩啦啦的水聲不多時便響徹了整個小屋子,隔著那用半明用塑料做的簾子,還能看見一個人型黑,在水中扭,裡還哼著小曲,似乎很是一般。

可正在此時,簾子中小曲聲突然戛然,人型影子倒而去,倒在了浴室之中,良久都沒有站起,浴室中隻傳出了嘩嘩的水聲。

第二日,a市的報紙之中,在其一個極其不顯眼的角落裡,刊登著這樣一則小訊息。

“昨日本市西區一座矮小房屋,因青年不慎在浴室洗澡之時昏倒,而後導致煤氣泄,中毒而亡,眾位市民注意夏日用水、電、氣的安全!”。“鐺!”王明尋聲去,隻見一顆不大不小的核桃正在地上滾落著,此時這纔想起這顆核桃的來歷。原來昨日同為工友的王大爺,也就是今日中暑的那位工友,從老家回來帶來了一袋核桃,分發給眾工友,除了王明之外,眾位工友基本都上去拿了幾顆,尤其是那周皮最狠,連袋一起撈走。這王明不拿,自然是因為他從小知曉東西好拿,人難還的世故。王明沒拿,可還是有一顆核桃,這還是因為在昨日收工之時,意外的在地上撿到的,這撿和拿在王明心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