佈道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佈道小說 > 農門小醫妃 > 第1章 重生的寡婦

第1章 重生的寡婦

考這些,隻趴趴的伏在自己便宜小叔子的背上,任由他腳步堅定的將自己往家裡背。路過村頭的牛車時,顧晚舟道:“你揹我累,我們坐牛車回去吧。”那男人臉上掠過一稍縱即逝的為難,搖頭道:“嫂子又不重,路也不遠,沒事的。”顧晚舟聞言不語,目掠過那些了兩文錢才得以上車的人,心底瞭然。一路上,有搭沒搭的和這漢子說話,總算瞭解了一些況。原主今年十八歲,九歲時父母雙亡,是顧家村一村子的人接濟才活了下來。十歲的時候,被裡...顧晚舟醒過來的時候,邊圍了一大群人。

環顧一圈,隻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夢。

這都是些什麼鬼?!布麻、頭上挽髻,一個個活像是從古裝劇裡走出來的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剛想開口問,才發覺口齒都不聽使喚,得得的打著。

牙齒上下相叩,奇詭的噠噠聲裡,耳邊傳來了人群的議論聲。

“這麼水靈的一個閨,怎麼就會投河自盡?”

“閨?您老是不認識吧?這可是隔壁村命的吳顧氏,年輕輕剋死了父母,剛和夫君結婚不到半個月,又剋死了丈夫。”

“嘖嘖嘖,可惜了,這麼水靈的一個丫頭。”

“沒事離遠點兒,瘟神一樣。”

耳邊議論聲兀自嗡嗡,顧晚舟卻頭皮直發麻。

吳顧氏,這個早就被21世紀拋到九天雲外的封建社會稱謂,讓心底浮現出一不好的預。

“這是……哪兒?!”

強撐著坐起,邊一個漁夫模樣的男人立刻退了三步才道:“這位娘子,你要死也別在我家門前,如今你要是沒事了,就快回家吧。”

男人說完轉,暗罵一聲,“晦氣。”

看著這男人不似作假的模樣,顧晚舟心底更涼。

捋了捋臉頰旁邊的碎發,本平靜的臉上早已翻江倒海。

今天是愚人節?還是死黨們下本,逗弄的惡作劇?

可是看著眼前這一張張表真的臉,群眾演員要都有這素質,早特麼得奧斯卡獎了!

顧晚舟覺得心底雷聲滾滾,一時間愣在原地,不知道該怎麼辦好。

就在這時,人群外突然傳來喧嘩聲,顧晚舟下意識抬頭,就看見一個強力壯的年輕男人推開人群,用力往裡。

那男人長著一張極為質樸的臉,雙目裡帶著毫不掩飾的焦急,一邊推人,一邊卻還禮貌的道:“麻煩讓一讓,讓一讓。”

然後,那男人徑直走到跟前蹲下,上下打量了一下的況後道:“你……你這是何苦。”

顧晚舟渾警鈴大作,這男人是誰?!

“來,我們回家。”

看著男人到自己麵前的手,下意識拍了過去。

你特麼誰?我跟你走就走?

顧晚舟眼底怒火熊熊,作為一名從小到大就把男人當對手的新時代獨立來說,男人,不過是可有可無的裝飾品。

而如今,這男人顯然和自己關係匪淺。

一個不是自己丈夫,卻又和關係匪淺的男人,會是什麼人?

顧晚舟開始有點兒頭疼,是獨生子啊,不擅長理各種莫名其妙的親戚關係啊。

“嫂子,我知道昨天娘是過分了些,可你也不能……不能就這樣輕賤了自己啊。”

男人痛心疾首的模樣,讓顧晚舟更頭疼了。

終於意識到一個問題,穿越了!而且悲催的穿到了一個寡婦上,看周圍人那種同惋惜的眼神,應該還是個貌的年輕寡婦。

貌、年輕、寡婦、掃把星……

好吧,在22年生涯裡,突然包攬了舊社會所有悲催的源。

仰起頭,咬牙切齒的想,老天爺,你,真夠意思!

不過顧晚舟是個樂天子,天塌下來也有高個子頂著,如今雖然穿越了,可隻要活著,日子還不是一樣得過。

思及此,扶住那男人的手起,大大方方的開口,“我走不了,你揹我。”

誰知道話音剛落,就看見男人驟然僵而漲紅的臉。

邊圍著看熱鬧的人們則紛紛退開,低聲道:“真是個狐的,這纔多久,又開始引小叔子了。”

“可不是,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真是臉都不要了。”

顧晚舟眉角一挑,正要發飆,就覺得手腕一眼前一花,隨即已經被那男人背到了背上,而他目炯炯掃過眾人道:“這是我嫂子,都是一家人,有什麼背不得的?”

男人氣勢洶洶,心懷坦,倒那些長舌婦不敢多言,卻有個不怕死的老頭道:“青峰,雖說是一家人,可也有男之防,你可不能步了你哥的後塵。”

顧晚舟又挑眉,這話裡有話幾個意思?這原主和他丈夫,還有一段兒傳奇故事不?

可此時此刻,顧晚舟腳癱手,渾發涼,實在沒有心力思考這些,隻趴趴的伏在自己便宜小叔子的背上,任由他腳步堅定的將自己往家裡背。

路過村頭的牛車時,顧晚舟道:“你揹我累,我們坐牛車回去吧。”

那男人臉上掠過一稍縱即逝的為難,搖頭道:“嫂子又不重,路也不遠,沒事的。”

顧晚舟聞言不語,目掠過那些了兩文錢才得以上車的人,心底瞭然。

一路上,有搭沒搭的和這漢子說話,總算瞭解了一些況。

原主今年十八歲,九歲時父母雙亡,是顧家村一村子的人接濟才活了下來。

十歲的時候,被裡正做保,送進了城裡一家大戶當丫鬟,好歹也算有口飯吃,這一當就是八年。

後來大戶人家舉家搬走,主母開恩,就把不願意隨行的丫鬟都遣散了。

顧晚舟便在這一年,嫁了吳家,為了吳青峰的嫂子。

吳青峰的哥哥是十裡八村出了名的天才,娶了顧晚舟半個月,就進京參加會試,可半個月後,吳家人心心念唸的喜訊沒有傳來,卻接到了吳青山過世的訊息。

就這樣,顧晚舟了十裡八村的掃把星,剋死了父母又剋死了丈夫,也了村子裡最年輕的寡婦。

顧晚舟嘆了口氣,封建社會害死人啊。

“到了。”

吳青峰的聲音打斷了的回憶,抬頭一看,眼前是一間破敗的草房,離村子遠遠的,像是山裡獵戶不要的房子。

這是……家?!

顧晚舟簡直要尖出聲,的小公寓、的澡盆、的那些電子產品啊!

“嫂子,如今娘還在氣頭上,你就先住這兒,回頭我給你修葺修葺,也不錯的。”

吳青峰的解釋,讓顧晚舟泄了氣,這原主過的到底是什麼日子!

顧晚舟燕嘯然方方的開口,“我走不了,你揹我。”誰知道話音剛落,就看見男人驟然僵而漲紅的臉。邊圍著看熱鬧的人們則紛紛退開,低聲道:“真是個狐的,這纔多久,又開始引小叔子了。”“可不是,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真是臉都不要了。”顧晚舟眉角一挑,正要發飆,就覺得手腕一眼前一花,隨即已經被那男人背到了背上,而他目炯炯掃過眾人道:“這是我嫂子,都是一家人,有什麼背不得的?”男人氣勢洶洶,心懷坦,倒那些長舌婦不敢多言,卻有個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