佈道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佈道小說 > 昭華亂 > 第1章 奉旨入宮

第1章 奉旨入宮

,一切都已定局,再無轉圜的餘地了。”雲杉見宋昭悶悶的低著頭不說話,便拿起裳在上比了比,“您瞅瞅,這襯得您多神呀~秀宮第一日能得見聖,老爺說了,您必得抓住這次機會,讓皇上一眼就看中您。若是頭一麵沒得重,往後再想承寵可就難了。”宋昭默了默,問:“現在什麽時辰?”“午時。明日您要宮,老爺和夫人這會兒都在正廳等著您去請安辭別。”“扶我起來,伺候梳妝吧。”雲杉聞言眸一閃,欣喜道:“好!二小姐肯振作起來就好!...(是強!第一章在演戲!不是聖母!)

啟元三年,七月。

這個夏日,比往年要悶熱許多。

宋昭過菱窗看著庭院裏被曬蔫了的花,

蓮池在太的炙烤下升騰起明的蒸汽,連枝頭上的蟬似乎也懶得聒噪了。

可的閨房,卻涼快得很。

宋昭斜倚在暖座上,荑般的細指閑閑撥弄著奉在麵前的冰。

冰涼的霧氣縈繞在的指尖,一晃,就散了。

的閨房西曬,其實整個夏日,都像是活在蒸籠裏一樣,

也就是前幾日,宮為妃的聖旨下到了護國公府上,的閨房纔有絡繹不絕的冰送進來。

‘吱呀’

宋昭聽見房門被推開的聲音,下意識抬眉瞥了一眼。

婢雲杉捧著一件絳紫的氅走了進來,整齊擺放在麵前,

“二小姐,宮的裳送來了。”

那是一件絳紫雲錦蘇繡氅,無論是麵料還是做工,都是頂尖兒的貨。

這樣好的東西,作為庶出的宋昭,從前連都不曾過。

如今得了,可卻瞧著不開心,

“且收著吧,明日宮,我就穿我上這件。”

雲杉看了一眼宋昭上穿著的煙青雲紋衫,料子普通針腳糙,也灰撲撲的,心裏頭也不是滋味,

“二小姐,奴婢知道您心裏不痛快,可是宮聖旨已下,一切都已定局,再無轉圜的餘地了。”

雲杉見宋昭悶悶的低著頭不說話,便拿起裳在上比了比,

“您瞅瞅,這襯得您多神呀~秀宮第一日能得見聖,老爺說了,您必得抓住這次機會,讓皇上一眼就看中您。若是頭一麵沒得重,往後再想承寵可就難了。”

宋昭默了默,問:“現在什麽時辰?”

“午時。明日您要宮,老爺和夫人這會兒都在正廳等著您去請安辭別。”

“扶我起來,伺候梳妝吧。”

雲杉聞言眸一閃,欣喜道:“好!二小姐肯振作起來就好!”

在看來,宋昭還有心打扮,就說明還沒有徹底放棄自己。

宮的路雖然艱難,但怎麽也比留在府上好。

自家小姐的出塵絕世,隻要這張臉往前一亮相,就沒有不承寵的道理。

可若留在府上,還不知道要正房那母倆多欺負。

雲杉伺候宋昭梳妝的時候,宋昭從屜子裏取出了一盒新的水遞給,

“這水是長姐得知我要宮時送給我的,今日便用它吧。”

宋昭皮很白,質又剔的像是玉。

像這樣的天人之姿,便是不用水,隻用些胭脂,點上口脂,已然豔絕眾芳。

可今日,宋昭卻讓雲杉給多上了一層水。

雲杉說:“其實小姐素麵朝天的模樣便已經很了。”

宋昭看著鏡中自己致的五,笑了笑,沒有接話。

梳妝打扮得後來到正廳,一家子早就恭候多時了。

上首位坐著的是護國公宋世誠,分坐他左右的,分別是正妻薑氏,和嫡宋玥。

三個人,六隻眼,目齊刷刷落在宋昭上,各有各的心思。

宋昭屈膝下去,向高座行了禮,

“兒晚來,要父親、母親和長姐等候,是兒的不是。”

宋世誠揚手許平,“老夫還當你倔脾氣犯了,連宮前這最後一麵也不願見。坐吧。”

落座後,又聽薑氏怪氣地說:

“你要知道,讓你宮去全然是為了你好。你長姐心疼你,這才舍下自己宮的名額,求著老爺將你送到宮中去。宮中可有不盡的榮華富貴,你得了這樣的便宜,也別不識好歹了。”

“是,兒多謝母親,多謝長姐。”宋昭乖巧答謝,說話的時候手指不經意間在臉頰上撓了撓。

長姐宋玥又說:“這一批新選宮的,就四名秀。雖然你因為庶出的份,隻得了個答應的位份。但宮裏麵的娘娘各個都是好相與的,想來不會為難你。”

宋昭點頭應下,“長姐說得極是。”

說話間,撓臉的作就沒停下來過,且愈演愈烈。

薑氏拉下臉來,“大夥兒與你說話,你抓耳撓腮的做什麽?”

宋昭聽了薑氏的訓斥,忍著臉上的奇才將手放下來,卻聽薑氏又是一陣驚呼:

“呀!你的臉......”

眾人齊齊去,

這纔看見宋昭那張原本姣好豔的臉,此刻卻長滿了紅腫的疹子,看著目驚心!

宋昭迎著他們驚詫的目,捂著自己的臉頰疑地問道:

“我的臉怎麽了?”

宋世誠忙道:“先別!來人,去把張郎中傳來!”

在等待張郎中的這段時間裏,眾人已經從正廳挪到了偏殿,而宋昭也在銅鏡中,看清了自己這張滿目瘡痍的臉。

子重容貌,且宋昭本就生得明豔人,骨天,

明日了宮,原本可以憑借這張臉掙到一個好前程,

可現在被毀了容,一切就全都完了。

哭得梨花帶雨,我見猶憐,

薑氏母從旁看著笑話,宋世誠倒是十分關心宋昭的傷勢,

準確來說,他是關心宋昭那張足以魅天下男人的臉。

畢竟他還指宋昭宮之後,能在前得臉,可以多多幫襯著他。

後來張郎中問診過後,很快就找出了宋昭麵部紅腫生疹的原因。

“回老爺,二小姐這是不服之癥。”

“不服之癥?”宋世誠疑道:“隻對桃花的花不服,可自打知道這病癥後,國公府上下種桃花。如今七月也不是桃花盛開的季節,能從何沾上桃花花?”

張郎中須頃,猜測道:“不服之癥隻在麵部,可見花並非是混吃食中服用下去。或許和二小姐日常用度有關係。”

宋世誠順著這條線索讓人詳查。

很快,宋昭方纔用過的那盒宋玥送給的水,就被呈到了眾人麵前。

張郎中細驗過後,惶恐道:

“老爺,這水中被人混進去了桃花花!且花研磨得極細,若非細查細驗,極難察覺不妥。”

這話一出,偏殿霎時了一鍋粥。

還不等宋玥開口為自己剖白,

宋昭便先哭著質問,“長姐為何要這般狠心待我?”

(PS:無穿越無重生無穿書,全書角都是純古人。

主渾10086個心眼子,發瘋創作,且看且珍惜,就醬~筆芯~)了薑氏的訓斥,忍著臉上的奇才將手放下來,卻聽薑氏又是一陣驚呼:“呀!你的臉......”眾人齊齊去,這纔看見宋昭那張原本姣好豔的臉,此刻卻長滿了紅腫的疹子,看著目驚心!宋昭迎著他們驚詫的目,捂著自己的臉頰疑地問道:“我的臉怎麽了?”宋世誠忙道:“先別!來人,去把張郎中傳來!”在等待張郎中的這段時間裏,眾人已經從正廳挪到了偏殿,而宋昭也在銅鏡中,看清了自己這張滿目瘡痍的臉。子重容貌,且宋昭本就生得明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